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科学玄幻  »  女囚泪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女囚泪
女囚泪  (1) 色雷斯国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国,人口3600万,面积180万平方公里, 但人灵锺秀,特别是该国的女子,身材健美,面貌姣好,皮肤白晰,是出名的美 女之国,在数次国际选美比赛中都连夺冠亚军。 可近年来,色雷斯国经济火爆,世风日下,从事黄色事业的歌厅、舞厅、妓 院、桑拿浴室应运而生,首都更是色情氾滥,歌女、舞女、妓女比比皆是,由此 引发了众多的离婚、家庭解体、兇杀、强姦、偷盗、绑架、贪污、受贿案件,给 国家经济、社会治安造成严重威胁。 该国新任总统桑托上任以后,立即组织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黄行动。经 过突击行动,一批涉黄罪犯落网了,其中60%是青年女犯。 是夜淩晨2点,在首都近郊的模範青年女子监狱,万簌俱寂,只有哨兵和值 班看守拓拓的脚步声在空旷的楼道内迴响。 在狱长办公室内一个紧张的会议正在进行。女狱长年方34岁,体健貌端, 心狠手辣,工作极为能干。在座的4个分队长都在二十八、九上下,个个都出色 的狠,特别是一分队长王红虽然长得漂亮,但立眉吊眼,满脸透着一股狠劲,女 犯们背后都叫她女狼。她是国家员警总监的女儿,放着其他工作不干,单选择了 女警这一职业,专爱淩辱、虐待囚犯,是典型的女虐待狂。 狱长看着手中的文件说:“刚刚接到司法部的命令,这次全国扫黄取得重大 战果,共逮捕人犯1852人,其中,女犯723人,除去35岁以上的245 人外,余下的478名女犯统归我们接收。这些人中绝大多数是妓女、歌女、舞 女,个别是杀人共犯。犯人预计淩晨5点押到,我们还有2个多小时,要儘快安 排布置。” “司法部为什幺早不通知,赶得这幺急?”王红问。 “为了保密。好,其他事不多讲了,有什幺以后再解释吧!要紧的是赶快行 动。我们按1号接收方案行动。王红你负责震慑部分,二分队长负责接收,三分 队长负责后勤,四分队长负责警戒。立即行动!”狱长急迫的说。 5分钟以后,女监暴发出一震刺耳的警钤声,整个大楼灯光霎时开启,一片 通明,女警全部出动,奔向各自的岗位。随着监狱铁门“哗啦哗啦”的开启声, 女警大声喝道:“全部女犯出监,快快!” 已被完全驯服的女犯从睡梦中醒来,不敢怠慢,抓起身边的囚裙套上,快步 跑了出来。女监所谓的囚裙是用黄粗布做成的,为了省工省料,大、中、小三号 都又短又小,领叉开到胸乳处,裙摆只及大腿中部,最短的到了大腿根部。 不一会后,女犯全部集中到了监狱广场,只见一片白花花的裸臂、裸胸、裸 腿,煞是动人。女犯低头屏息,不敢正视讲台,女犯们心裏都明白,半夜紧急集 合,準有什幺祸事临头。 王红冷笑着走上讲台,说:“恭喜你们,要当犯人头了。听着,一会你们的 同类要来。你们52个人分头去各个牢房作犯人头,你们要把这裏的规矩一条一 条讲给她们听,把你们的经历也讲给她们听。你们要保证她们成为同你们一样的 人,守规矩,听命令,老老实实。如果哪个牢房出了问题,我先扒了你们的皮。 好,回牢房去,反复背诵狱规第20条,还要教会你们的同伴。三天后我检查, 有一个不会的,有你们好受的。现在,春子、席子、小垣、张媚留下,其她人回 去。” 女犯们在女警的押送下分头到各牢房去了,监狱的广场上只留下4名容貌秀 美、身材高挑的女犯,被10余名女警围在正中。女犯心中一阵发紧,知道祸事 临头了。 王红厉声说:“把衣服脱光。” 春子乍着胆子小声问:“为什幺惩罚我们?我们没有不服从管教。” 王红脸上掠过一丝冷笑:“这次你们确实没犯什幺错误,不过要委屈你们一 下,借你们的玉体用用。”女警们爆发出一阵大笑。 “快脱衣服!全裸,一丝不挂。”女警们好像在看好戏一样,急不可耐的喝 道。 4人花容失色,在众目注视之下脱下了囚裙,又解开了一条二指宽粗黄布做 成的乳罩,露出了像小山丘一样的丰乳。脱下了说是三角裤,其实只是横的像一 条一指宽的线绳,竖的像二指宽的布条,窄小得连阴阜和阴毛也遮不住的裤叉。 女犯赤裸着身子,在雪白的灯光照射下,发出粉红色的光芒,又美丽又性感。 “把她们带到办公区,快準备起来,女犯就要到了。”王红下令。 女警们三、四人一组,把4名赤裸的女犯从监区带到办公区。 春子被带到大厅后过道的第一个拐弯处,一个女警抖开一条中指粗细的豆粒 绳子,準备将春子五花大绑起来。正好王红走了过来,女警忙笑着说:“分队长 给我们再做一次示範吧!” 王红正想过过捆人的瘾,一听便毫不推辞,笑着拿过绳子,先在春子脖子上 猛打了一掌,喝道:“低头!”然后将绳子搭在春子细白的膀子上,交叉一顺一 个麻花,又从腋窝下窜出,在丰腴的双臂上缠了二匝,猛一抬腿撞在春子的后腰 上,春子不防一个前沖,王红双臂上抬,勒马似的向后一收绳,一前一后,绳子 立时收紧,深深陷入春子细嫩的皮肉裏,然后顺势将绳子在春子的小臂上缠绕几 匝,绳子又上窜到脖胫交叉处拉紧打结,春子的胳膊立时悬吊起来,同身体几成 89度角。 只见春子裸臂、裸膀被绳子捆绑得似麻团一样。春子浑身微微打颤、脸色煞 白,气喘嘘嘘、香汗淋淋沁出,从脸颊、赤裸的肩头向乳沟处彙集。 春子支援不住,向下瘫去,两个女警伸手扶住她被紧捆着的裸臂,不让她倒 下去,说:“挺住点,深呼吸,好!”女警指着前面一张粗木小桌,说:“跪上 去。” 春子紧咬牙关,强忍着疼痛,在两个女警的挟持下,吃力地挪动到桌前,抬 腿,“迈上去!”女警命令,春子稍一抬腿,上身五花大绑的绳子立时收紧,她 不由得“啊”地惨叫起来,身上的肌肉不住的打抖。 女警们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上不去,女警们在春子不住的惨叫中七手八脚地把 她抬扶上去,春子终于无力地跪在小木桌上,女警命令着:“叉开大腿,头低下 去,再低!不许动,好,就这样。” 女警边说边用手将春子的头深深地按到两条丰满、肥腴的大腿中央,头几乎 垂到了桌面上,肥臀高高撅起,绳捆的双臂指向斜上方。 王红对女警们满意地点点头,说:“就这样让她跪着吧!”又警告春子说: “不许乱动,老实跪好。别哼哼,你这算轻的,她们三个比你还苦。” 果不其然,在走廊的第二个拐角处,席子已被剥得精光,双腕绳捆,高高悬 吊在木架上,两个女警脱了外衣,穿着衬衣,挽起袖子,手拿二尺半长的皮鞭, 在旁边的水桶裏沾湿,对着席子的裸体,“啪突、啪突”的抽打起来,席子不住 地惨叫尖嚎:“啊....啊....妈呀....饶了我吧!” 女警毫不手软,继续“啪突、啪突”地抽打,一鞭一条血痕,血顺着席子的 大腿、小腿、足尖流下,一会在脚下就积了一滩血。席子脖梗一歪,昏了过去。 王红满意的点点头,继续向走廊深处走去。 在第三个拐弯处,小垣已被剥得精光,一条麻绳将赤裸的上身、裸臂结结实 实地五花大绑起来。她的旁边放着一个形似木马的东西,在木马的中央有一个园 洞,插着一根面杖粗细的木棒,下端连着和自行车一样的蹬车装置,在园洞的前 后还有两根结实的木棒,这就是女监参考中国古代惩罚通姦、淫蕩妇女所用的木 驴刑具而发明的新木马刑具。 “上去!”两女警挟着小垣被紧捆着的裸臂,把她扶上一个小木凳,然后扶 着她的大腿跨过木马。被紧捆着的小垣不敢有任何反抗,任由女警摆布,女警分 开小垣的臀部,使面杖粗的木棒对準阴部的花蕾,然后猛地将她按坐下去,小垣 “哎呀”一声惨叫,木棒已深深地插入阴道,然后用绳子将小垣的身子和两根前 后的木棒捆在一起,固定好身子。 这并不算完,女警又将她的双脚放入脚蹬裏用绳捆紧,在其下放置两枝点燃 的蜡炬,烧烤其脚底,小垣为避烧灼,双脚上下挪动带动飞轮转动,又连动木棒 在其阴户中上下插动,等于自己给自己上刑,想停下脚被烧,一躲避木棒又插, 惨痛到了极点。王红和女警为自己的发明取得成效而得意起来。 在第四个拐弯处,张媚也被剥得赤条条,一丝不挂,裸臂一字形张开被捆在 十字架的上端,双腿併拢跪在二道槓上并被绳捆住,女警将木楔用劲插入张媚的 背部,将一根50公分的木棒使劲插入张媚跪着的本已夹得很紧的大腿、小腿中 间,这样使张媚的胸乳、大腿凸起来,在张媚不住的惨叫声中,将一根根钢针刺 入雪白、丰满的胸乳和丰腴的大腿上。 王红巡视后非常满意,打电话向狱长报告:“一切準备完毕。”狱长大加赞 赏。 这时,其他分队长也先后报告任务完成,狱长看看表,只用了一小时三十分 锺,指标刚指向四点三十分,提前半小时完成了接收準备工作。 (2) 淩晨5点,一抹早霞映出了女监的轮廓,塔楼、围墙都沐浴在金黄色的霞光 中,远处望去,高山苍苍,绿野茫茫,彷佛一座美丽的山野城堡,有谁知道这裏 却是女人的地狱。 在汽车的鸣笛声中,监狱的大门“哗啦哗啦”打开,押送女犯的汽车準时到 了。带队的男警官向在门前迎侯的狱长报告:“报告长官,宪兵上尉毫斯奉命押 送476名女犯到你监关押,现在我来交接。” 狱长:“辛苦了,开始接收吧!” 一声令下,随车的宪兵、员警打开罩在军用卡车上的篷布,一车车身着花花 绿绿时髦服装、面貌姣美、身材丰满的青年女子打着哆嗦,吃惊地看着满地的警 察。 “全部下车,排成一排,往前走。”宪兵和员警大声喊道,一边挥舞着手中 的警棍、枪托、刺刀将吓呆了女犯赶成一排,并缓缓地向登记桌前移动。 宪兵书记官和二分队长以及另两名女警坐在桌后,书记官看着记录本向二分 队长念着:“张丽,22岁,捕前妓女。奇子,28岁,捕前舞女。海子,27 岁,捕前无业。” 一个女警登记,一个女警将写有号码的纸牌递给女犯,挂在脖子上。登记过 后的女犯进入办公大楼,有色的玻璃门挡住了大院人的视线,女犯立时进入了一 个恐怖的世界。 进门的女犯看到两旁身材高大、威风凛凛、虎视眈眈,手持枪枝、警棍、皮 鞭的数十个女警,不由得心生警畏。更可怕的是眼前的景像,一张小粗木桌上跪 着一个赤条条、不着一丝的裸体女犯,见她一双裸臂被麻绳五花大绑的悬吊在身 后,头被捺在两条赤白的大腿中央,短髮披散,浑身密密的汗水流淌,打湿了桌 面,绳子也浸成了浅黑色,更衬出了肌肤的雪白,绳子的粗糙同细腻的皮肤形成 了鲜明的反差。 春子已被捆押了快一小时了,但她自己已没有了时间慨念,只觉得时间像停 罢了的时钟,凝固不动了。她被捆绑的裸臂`、裸膀麻趐趐的痛,跪撅久了膝盖、 腰背、脖胫酸麻难受,汗水像小虫子一样在身上爬,痒得难受极了。 浑身的血都沖到了低垂的头上,刚才她不由自主的稍仰了一下头,立时被一 个女警在脖胫上狠给了一掌,“低下,不许抬头!”女警边喝叱,边将她的头捺 得更低了。春子有了教训,一动也不敢动,她知道女警就是想把她折磨的半死不 活,给新来的女犯一个下马威,起到震慑作用。 新来的女犯心惊胆战地走过裸绑跪撅的春子,看到旁边立着一块木牌,上写 着:“不服从监规的下场”。女犯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怖的场面,吓坏 了,也初步被製服了,震慑行动第一步已获成功。 在过后的走廊裏,写着:“脱衣处”。几个女警喊着:“脱掉所有的衣物、 鞋袜,裸体,一丝不挂。” 女犯们对此倒毫不在意,过去的职业常让她们在陌生人面前脱衣,何况面前 又是一堆女人,于是爽快地把衣物脱的精光,露出洁白如玉、窈窕动人的躯体。 长期职业的保养和职业的要求,这些女犯的确是美丽无比。恰似西方画家鲁本斯 笔下的裸体美女,光芒四射。 光着身子的女犯走到第二个走廊处,女犯们吓得惊叫起来,只见一个浑身血 淋淋的女犯被裸吊在木架上,身上的血水“滴嗒滴嗒”的往下滴,女犯头低垂在 胸前,头髮湿渌渌的,嘴裏低低的喘息、呻吟。旁边的木牌上写着:“女犯们别 像我一样受罚”。 女警命令:“所有首饰、手錶都放到桌上去!”女犯们受到震慑,急忙将项 链、手镯、脚饰、耳环、手錶等摘下放到桌上,只剩下光秃秃的身子。 女犯走到第三个走廊拐弯处,又一幕惨景呈现在眼前,只见被裸绑的女犯骑 在一个形似木马的架子上,不住地蹬踩,好像不由自主,一个木棍上下窜动,在 女犯的阴户中捣上捣下,鲜血顺着木棍流淌,洩红了木马和一片地板。女犯痛苦 地蹙着面孔,汗水、泪水顺着面颊流淌,一副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惨像。旁边 立着一块木牌,上写:“我是自作自受”。 周围女警仍旧板着面孔,盯着一字走进的女犯,彷佛看谁不顺眼就给谁上刑 似的。女犯们有的吓呆了,有的吓得捂着面孔往前急走,前方,站着十几个手拿 剪刀的女警,对过来的女犯一人一剪刀,将女犯无论是长髮还是短髮,捲髮还是 披肩髮一律剪成齐耳短髮。 素来爱美是女子的天性,一个叫由美的女犯不由得用手护了一下头髮,在她 迟疑的片刻,过来两个女警哩啪啦给了她一顿嘴巴,打得由美天昏地暗,又被一 脚倒在地,一个女警拿出一条豆粒绳,搭肩头拢二臂,提、拉、拽、结,将由美 结结实实的五花大绑起来。 由美立时面孔煞白,泠汗直冒,绳捆处钻心似的痛,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向被 裸捆的臂膀涌来,由美瘫倒在地,女警拽着由美的绑绳和裸臂将她提拎到墙角, 按跪下来,女警用脚尖踢开由美赤白丰满的大腿,手按着她的头喝道:“大腿叉 开,头低下去,不许动!”由美像春子一样被押跪在那裏。 其他女犯看到由美的惨像,哪里还敢做任何反抗,任由女警剃头剪发。 当女犯走到第四个拐弯处,看到张媚被裸捆在木槓上,凸出的胸乳、赤白的 大腿刺满了铁针时,已经有些麻木了,她们既没有惊叫,也没有捂脸,只是默默 地走过,从女警手中接过黄色的囚裙和乳罩、裤叉,以及塑胶脸盆、口杯等生活 用品。女警边叫着号,边把女犯押入各自的牢房。 (3) “1、2、3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号向前走,进一号牢房。1 1、12┅20号到这裏来,进二号牢房....快点,别磨噌。走快点!进去。” 随着牢门锁“喀嚓、喀嚓”的声响,女犯都被关进了各自的牢房。 监狱大院裏,卡车卸空了,只剩下一辆囚车,毫斯向狱长说:“这是两名内 定的死囚犯,叫奇子和海子,一个19岁一个27岁,是杀人共犯。” 狱长回头对王红说:“把她们关到死囚牢裏去。” 奇子和海子戴着手铐,头上罩着一个布口袋,被员警扶下车,女警接过来, 将两人挟扶进监狱大楼。 毫斯向狱长告辞后,带着车队走了。 在大楼裏,女警将两人的手铐卸掉,扒光二人的衣裙和内衣,使她们赤裸了 身子,给二人带上一幅60公斤重的铁镣,然后押入死囚牢裏。 接收工作顺利结束了,狱长带着部下巡视了各个牢房,嘱咐女警严加防範, 回到了办公室。 走廊裏,女警给春子、玉子、小垣、张媚卸下绑绳和刑具,狱医给她们做了 医疗处理,押入了特殊牢房。由美也被送回了自己的牢房。 女监将女犯的首饰按官级分成数分,分发给女警们,这是女监特有的规距, 以此激励士气,司法部对此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任由女监胡为。 由美踉跄着脚步被女警带进了4号监房。几个女犯关切地扶住她:“不要紧 吧?”由美流着眼泪摇摇头,坐到自己的草 上。 做犯人头的那个名叫秋子的女犯看着由美血痕累累的胳膊和胸脯,歎息的说 道:“你们刚来,这不过是一个开头,以后的日子更难熬。这裏的女警都和狼一 样兇残,不是打,就是罚;不是捆,就是上刑。你们看这裏贴的二十条狱规,稍 有违犯,就的脱层皮呀,看这条高声一点就是犯规。我比你们早来二年,看了许 多这样的事,有的莫名其妙的就说你犯禁,捆打上刑,唉!” 由美哭着说:“还不如死了好。” 秋子忙说:“千万不能这样,这裏是连坐法,一人犯禁,全监受罚。死一个 人,全室人就比死了还可怕,可不能连累大家呀!” 十几个女犯欲哭无泪,默然无语,相互茫然的注视。 当夜2点,正在熟睡的狱长被刺耳的电话铃声惊醒,听完报告她勃然大怒, 原来,由美在监牢裏乘其他人睡觉,用床单挂在窗上的铁条上,上吊自杀了。狱 长对着电话吼道:“立即执行震慑行动,集合全体犯人。” 由美牢房裏的十名女犯被押到了地下刑讯室,面对墙站着,女警喝道:“脱 光衣服!” 秋子苦着脸说:“长官,我都给她们说到了,她....” 女警劈手就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,骂道:“住嘴!等会看怎幺收拾你。脱 光,靠墙站着去!” 十名裸着身子的女犯,战抖着沖墙站着,等待酷刑的来临。 被从床上叫醒的行刑女警陆续到达办公楼底层的地下行刑室。时值7月,地 处亚热带的色雷斯国非常热,地下室通风又差,更显闷热,二十几个女警都脱掉 了上衣,光剩下背心,有的脱掉了长裤,只剩下短裤叉。女警边喝着冰镇汽水、 啤酒,边发着牢骚。 “妈的!天怎幺热,还得收拾她们,真倒楣。”一个女警恨恨地说。 “那就别饶她们,狠狠地收拾,出出你这口恶气。”另一个女警打趣地说, 女警们都笑了。 準备好的女警二人一组,将一个个女犯押往刑讯室。 女监办公楼的底下室有二十几间15平米见方的房子,一个狭小的长过道。 女监将其改造成阴森恐怖的地下刑讯室,有自己发明或引进的二十多种刑具,在 这裏不知有多少人饱尝了人间最悲惨的折磨。现在,十名女犯又要面临惨痛的刑 讯。 在第一刑室裏,女警拿起一条又粗又黑,明显是血汗浸泡过的绳子将女犯秋 子捆绑在一条L形木凳的木桩上,绳子一匝一匝紧紧缠绕在秋子赤裸的胸部、臂 膀上,勒起一道道凸起的肉楞,绳子的两边由煞白逐渐变得通红。 秋子不住地哀求:“长官,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行行好吧!松点吧, 我受不了了。” 两个女警理也不理她,继续将她赤裸的大腿紧捆在长凳上,一个女警拿起撬 槓从其脚踝处插入使劲撬起,秋子惨叫起来,同时上身和头胫向上仰起,另一女 警立即塞入一块砖头垫起,秋子的膝盖处格吱格吱作响。女警继续一撬一塞砖, 垫到四块砖时,秋子已完全昏死过去。这就是人们常谈起色变的“老虎凳”。 (4) 在第二刑室裏,一个名叫麻优的女犯被女警按跪在地上,一个女警各拽着她 的一条玉臂使其伸直,将一根粗槓子一字形捆在她的胳膊上,然后将另一根槓子 塞入她跪着的腿弯处,两个女警四只手各抓住上边木槓的两头,然后将两只脚踩 到下麵的木槓上,二个女警近二百斤的重量全压在女犯的腿弯处,麻优的膝关节 处格吱吱乱响,麻优全身乱颤,拼命挣扎,但上身被紧紧绑着,两个女警手压着 木槓,使其动弹不得。麻优嘴裏不住地呼号着,不一会,也像秋子一样头一歪, 昏死过去。这就是压槓子的酷刑。 在第三刑讯室裏,名叫真理子的女犯平伸双臂被捆在十字架上,赤白、丰满 的乳房高高撅起,女警将两个夹子夹在真理子粉红的乳头上,真理子痛得乱叫乱 嚷,女警把连着夹子的电线一端插入电机的线孔裏,随后打开开关,一股电流瞬 间通过真理子的乳头,窜入肉体,烧灼、麻木像一把一把利刀切割着她的神经和 肉体,真理子的身子反弓起来,紧捆着的绳索深深的嵌入细白的皮肤裏。 女警操纵的开关,忽停忽开,电压忽高忽低,反复折磨着她。真理子的身体 像风中的小树般前挺后伏,嘴裏喷出大股大股的汙物,屎尿也从失禁的肛门中流 出。这就是电击的酷刑。 在第四刑讯室裏,利子被捆在一条低矮的长凳,女警拿起水管,喝道:“张 大嘴,含住水管!”利子不住的哀求:“饶了我,我再不敢了呀!”只是不张嘴 含管子。 女警大怒,左右开弓打她的耳光,利子的脸一会就麻木了,女警顺势打开她 的嘴巴,将水管深深插入她的喉管中,然后打开水龙头,凉水咕嘟咕嘟灌入她的 肚裏,不一会,利子的肚子鼓胀起来,一个女警说:、行了吧?“另一个说:“ 再灌点。” 水不停歇的灌入,利子的肚子更加澎胀,肚子上的血脉都清淅起来,女警这 才关掉水龙头,将一块木板放到利子的肚皮上,二人踩上去,口沫、血水、胃液 从利子的口中喷出,屎尿从肛门中喷出,四散飞溅。这就是灌凉水的酷刑。 在第五刑讯室裏,清子的双手和双脚被捆在一个Λ型凳的两个侧面下端,白 皙丰润的屁股高高地翘起来,两个女警手拿一米二长的竹板,前端扁厚,后端圆 长,使劲抡起来,照着清子的皮股,“嚓嚓”的打,不一会,清子的屁股就皮开 肉绽,乌清黑紫。这就是竹笋熬肉的酷刑。 在第六刑讯室裏,水美的手腕和脚踝四马倒窜蹄似的被捆扎在一起,一根铁 链将其悬吊在房梁上,一根皮带扎在额头,又拴在铁链上,将其头向后拉起,成 S状,一盆炭火放在身下,烘烤着水美赤白的肚皮、大腿,这就是火烤两面黄的 酷刑。 在第七刑讯室裏,细子赤裸的身体被细绳一匝一匝地捆在一张高背靠椅上, 细嫩的皮肤被勒出一道道凸,皮肤逐渐由白变到红,女警用一根粗点的木棒慢 慢撬起细子的背部和大腿部,另一个女警将砖头塞入细子的背部和腿部,使细子 的胸乳和大腿高挺出来,绳子深深的陷入肉中,细子大声地惨叫起来:“啊.... 啊....”女警用细细的钢针,密密地刺入细子的乳房和大腿。这是乱点梅花针的 酷刑。 在第八刑讯室裏,女犯屈子双手腕和脚腕被大字型的铐在墙上的铁环裏,女 警用排笔沾上胶水刷在屈子和背部,然后将一条条白布沾贴在她的背部,待稍干 后,女警将白布一条条撕下,此时,白布已和肉皮沾在一处,撕一条白布,下一 片肉皮,屈子没等撕下三条白布,已痛得昏死过去。这是所谓披麻戴孝的酷刑。 在第九刑讯室裏,女犯月梅被一条细绳五花大绑起来,两女警将她押跪在一 张矮桌前,月梅突出的乳房被放在桌子上,女警把一根粗点的木棒压在她的双乳 上,月梅不住口的哀求着:“大姐,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 女警理也不理她,只是微微的冷笑。两女警各起一只脚踩在木棒上,用手扶 着她被紧捆着的裸臂,把脚用力踩下去,月梅鼓起的乳房立时压扁了。乳房连着 女人的心,月梅立时痛彻心肺,昏死过去。这是残酷的压乳刑。 (5) 在第十刑讯室裏,季子同样被一条细绳五花裸绑起来,绳头窜过房梁上的铁 环又拴在地脚的铁钩上,使季子双臂高悬反吊起来,季子痛苦地呻吟着。女警用 排笔将汙物刷在季子的身上,然后打开屋角的箱子,将各色各样的小虫子放出, 退出屋子,小虫子循着味道,爬到季子的身上啃齧起来,季子被咬得浑身颤抖起 来。这是千虫咬的酷刑。 在十个女犯被上刑的同时,全监的犯人已被集合起来,排着队走过刑讯室观 看,女犯们看到同伴的惨状,个个面如土色,浑身像筛糠似的打抖不已,胆小的 女犯手捂着脸不敢正视,有的吓得低声哭泣起来。两个女警手拿皮鞭向不敢看的 女犯一阵乱抽,边打边骂:“放下手好好看,这就是违犯监规的下场。快看,妈 的!”女犯这才不敢不看。 走完刑讯室的女犯全部被集中楼下大厅裏,四周一圈如狼似虎的女警手持警 具,虎视眈眈,二十几个女警将受刑的、已昏死过去,浑身血迹斑斑的女犯拖出 来,扔在讲台前。 狱长手指着这些女犯骂道:“看着,这就是不守监规的下场,谁要是不怕, 儘管来试试,我这裏几十种刑罚不信治不了你们,谁要是再敢违犯,我叫她活着 比死了还难受。听着,后天开你们的宣判会,都给我老老实实的,听从员警的摆 布,否则,要你们的好看。把这十个犯人扔到水牢裏去,其他回牢房,好好的反 醒。” 女犯们被押回了牢房。狱长又训斥众女警:“都看到了吧,这些罪犯有多反 动,一不小心就可能出事,我们必须百倍的提高警惕,严加防範。要充分吸取这 次事件的教训,对她们必须狠上加狠,来不得半点仁慈。二号监值班女警关十天 警闭,带班三分队长给警告处分,后天要开她们的宣判会,绝不能出半点差错, 尤其是二个死刑犯。明天要充分準备,按预定方案,分头行动,散会。” 第二天,女监格外忙碌,女警们忙着準备绑绳、牌子之类的东西。女犯也被 集合起来,挨个牢房进行洗澡。 女犯们自被捕那天起,近一星期没有洗澡了,每天洗澡的生活习惯,使她们 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,今天难得的洗澡,使她们暂时忘了明天被宣判的恐怖, 尽情地享受洗澡带来的快感。女犯个个精心的洗着,都洗得白白净净,透出女性 的娇美。 这就是女监的过人之处,每逢重大活动,都将女犯们打扮的美丽动人,干干 净净,即吸引大家的注意力,又显示女监管理的好。今天,她们又故技重演,蒙 在鼓裏的女犯还以为受到了优待。 洗过澡的女犯又一律要求换上新的囚服,为了同样的目的,女监的伙食也很 好,好米好面,卫生乾净,管饱管够,经常吃点鸡猪肉等,这样保持了女犯的生 机和活力。不像其他监狱只给犯人吃烂菜烂饭,吃得犯人个个面黄肌瘦,像鬼一 样。今天女监给女犯的伙食更好,女犯们都像过节一样,只不过到处是戒备森严 的女警给过节的气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。 次日淩晨5点,一晚忐忑不安的女犯被尖厉的哨声叫醒,女警喝道:“全部 起床,接水洗脸刷牙梳头。” 女犯们紧张的动起来,毕竟是年青动人的女性,一番打扮过后,个个光彩夺 目。早饭一人一碗小米粥、一个麵包、一个卤蛋,纯香可口。 6点半锺,蜜月结束了,女犯们的地狱之行开始了。 “一号监,排成一行出来。”女警挨个将每间牢房的女犯带出。 女犯们个个低头屏息的走出来,刚一走出廊门,早已等侯的女警手持豆粒绳 将女犯们五花大绑起来,走廊裏到处都是女警的命令:“低头,弯腰,吸气,放 松....”和女犯的呻吟、喘息声。 根据狱长的命令,女警们下手都非常狠,将女犯捆得格处紧,只见白晰的裸 臂缠满了比平日多出好多的绳圈,一匝一匝像镙纹一样,细绳深深陷入女犯的嫩 肤中。有的勒得只见肉,看不见绳索,后背上麻绳交叉纵横,像麻团一样。女 犯都被捆得直喘粗气,满脸煞白,冷汗虚汗直冒。女警们不管这些,二个一组将 捆好的女犯押到楼下大厅,让她们跪在地上,等侯押送。 两名死刑犯奇子和海子直到今天6点多才知道大限将至,女警给两人端来一 桌丰盛的早餐。二分队长说:“吃吧,这是你们的最后一顿饭了,今天上午就要 执行你们的死刑了,有什幺要求可以提出来。” 奇子和海子已经哭得说不出话了,还是大几岁的奇子先忍住泪,对海子说: “别哭了,哭也没用,吃饱饭当个饱死鬼,来吧,小妹妹。” 海子哭着说:“我冤呐!姐姐,我从没杀过人,是那个男的,他....” “好了,别说那些没用的了,快吃饭吧!”女警打断了海子的哭诉。 奇子流着眼泪,扶着海子,两人匡、匡拖着沉重的铁镣走到桌前,奇子忍住 悲痛,吃了几口麵包,但干嚼咽不下去,最后用几口牛奶沖下去,就再也吃不动 了,她向女警要了一支香烟抽起来。 海子哽咽着什幺也吃不下去,一分队长沈下脸来,对海子说:“必须吃点东 西,否则,我们就要硬灌了!”她怕海子不吃东西顶不下来今天的宣判会。 奇子也劝道:“好妹妹,多少吃点吧,听话。”海子惧怕女警的蛮力,只得 勉强吃了点东西。 最后,女警又端上来二杯酒,二人本从不喝酒,可听见女警严令要喝,不敢 不从,强忍着将酒灌入肚裏。女警又端来一盆清水和香皂和梳子等物,几个女警 上来给二人卸掉重镣。二人依旧裸体,但骤觉轻鬆许多。 酒精已经产生了作用,尤其对很少喝酒的女人,红晕悄悄地爬上了二人的脸 颊,但她们并不知道酒产生的作用,只感到精神振作了一点。二人很快地洗脸梳 头,跟刚才大不一样,女警会意的相视微笑,她们知道这就是为什幺要强制喝酒 的原因,可见女监对罪犯的各种操作已到了很巧妙的水準。 梳洗打扮完毕的女犯又恢复了过去动人的美貌,本来就是美人,稍经打扮就 豔丽过人。 一分队长对女警说:“开始吧。”四个强壮的女警走过去,二人一个挟住奇 子和海子的裸臂,同时将她俩的头深深的按了下去,接近小腿处,使二人的臀部 朝上,海子嚅嗫:“这是干什....”一个女警朝她的头打了一掌,喝道:“不许 讲话!” 几个女警走过来,扒开奇子和海子的肛门和阴户,将二个木制的圆锥形楔子 塞进去,用布条从裆部腰部裹紧,不让楔子掉出来,这是防止女犯受惊后屎尿出 来。女警又拉起二人的头,用手术钳将二人的舌头拉出来,用细细的马尾丝从舌 的后部捆住,这样二人就不能讲话,这都是对死刑犯即定的程式。奇子和海子屁 股裏憋得非常难受,但此时连一句喊痛的话也说不出来。 二分队长和其他的女警静静地看着女警的操作。这时,一个女警匆匆的走进 来,对二分队长悄悄地说道:“狱长说:押送犯人的车已经到了,这裏怎幺还没 完?要求快一点。其他的犯人都已準备好了。” 二分队长着急地对女警说:“动作快一点。”又对那女警说:“告诉狱长, 我这裏程式多,马上就好。” 女警们迅速地给二人套上短短的囚裙,用细绳反扣在二人的脖子上,交叉一 顺,绳子窜到二人的腋下,在雪白的膀上紧缠了一匝,收紧后,又反到脖胫的绳 上,插入绳扣又散开到二人丰满、白晰的胳膊上缠一道、紧一圈,又向中绳拉一 道,这样反复缠绑,不一会将二人捆得像粽子一样。 只见捆好的奇子和海子头向上抬,粉胫微挺,一双玉臂像蝴蝶收翅似的高高 悬绑在背后,丰臀后翘,双腿微微外翻,两人气喘嘘嘘,香汗沁出,脸色由红变 白,二人慢慢向地下瘫去,双唇微微嚅动,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女警海乐向捆绑女犯的粗壮女警路子悄悄说:“是不是捆得太紧了?别死在 路上,我看她们挺不住了。” 路子笑着说:“没关係,最后一次捆了,到死都不解了。这叫做死捆,你刚 来,不懂,过去都是这样。” 二分队长命今:“快打针。”两个女警急忙走过去给二人绳捆的胳膊上注射 了兴奋剂,二人在药物的作用下,慢慢恢复过来一点。 在院子裏,此时已是忙成一团。一辆辆卡车开进大院,车上是八名经过挑选 的强壮男警等着押解女犯。